herye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侨界风采 > 侨企之星

“海归”当上“鸡司令”

作者:肖星群 何霞 肖之泉 文章来源:涟源市侨联 发布时间:2017-03-06 10:14 浏览量: 字体:【】【】【

   初春的早晨寒意袭人,涟源市枫坪镇天柱山禽业有限公司二期基地里的种鸡们享受的是“总统待遇”:室内温度适宜,从德国进口的全自动饲养设备上有它们需要的水和营养食物。35岁的总经理龚光辉在控制室看到设备运行正常后,又开始和父亲龚雪东、管理人员商量如果把“鸡基地”建设成花园式的星级之家。记者展目望去,虽然基地基建没有完成,但也是绿化先行,苗木比“五星级”鸡棚更加抢眼。

  

  放弃金领做“灰领”

  2009年7月,龚光辉从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财金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广州市多家大型企业向他抛出了20万到50万元的高薪“橄榄枝”。他也做好了去一家房地产企业上班的准备。随后陪同养了近30年鸡的父亲到广东一家大型养鸡企业参观一通后,龚光辉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了。其时,由于技术原因及竞争的加剧,父亲的养殖场正遭遇瓶颈,规模变得越来越小,到了关门转型的地步。于是,老子做起了儿子的思想工作:“你有知识,我有经验,要不养殖场你和我一起搞吧。”在俄罗斯就参观过一些现代农场的龚光辉没有过多思考,答应父亲当一回“鸡司令”。

  干出样子打败质疑。“在俄罗斯留学的龚光辉要回来养鸡了!”2009年9月,当这个消息在枫坪镇牛角冲村不胫而走时,立即成了村里的“头条新闻”。乡亲们议论最多的是:“留学生回来养鸡,只怕是高射炮打蚊子。”说干就干。龚光辉拿出了在俄罗斯求学时赚到的第一桶金,和父亲成立了天柱山禽业有限公司。先进的管理、技术和几十年积累的养鸡经验碰撞出的是耀眼的成绩,公司通过“滚雪球”的方式规模越来越大,一年最多卖出鸡苗2000万羽,有时鸡苗都是空运到外省,一个航班不够就两个航班发货。     

   2013年上半年,全国性的禽流感带给养鸡业几乎是灾难性的打击。不少养鸡企业、养殖场元气大伤。龚光辉的父亲慌了:“价格低了,鸡卖不掉了,咋得了。”而龚光辉却看到的是灾难背后的商机,他认为”这是市场重新洗牌的过程,谁有好的应对策略,谁生存下来了,谁就能等到养鸡业明天的曙光”。他几经思虑,决定和客户抱团抵御禽流感风险。龚光辉想到了和客户签订全年定价定量合同,把禽流感后公司的大部分利润让利给客户。这种双赢的合作模式一推出,重庆、成都、福建的一些客户专程坐飞机过来和他签约,每名客户几十万元定金解了公司的燃眉之急,也让龚光辉和客户都吃下了盈利“定心丸”。     

  风雨之后彩虹现。禽流感过后,在当地政府和侨联的帮助下,公司一步步发展壮大。2015年,龚光辉花费1000多万元从德国引进了一套最先进的全自动饲养设备,模拟国外生态养鸡模式。当年实现提供商品鸡苗2200万羽,鸡蛋400万枚,实现收入3000多万元。

  

  

  

  勇于担当产业扶贫

  俄罗斯七年求学期间,每次回到家乡,龚光辉都感觉变化不大。为家乡尽点“绵薄之力”也是当初龚光辉放弃都市扎根农村的初衷。

  从2014年开始,公司以产业特色扶贫的方式,在涟源枫坪、古塘等10多个乡镇发放鸡苗100万羽,公司采取“公司+基地+农户”发展模式,实行统一管理、统一养殖品种、统一饲料供应、统一疫病防治、统一技术服务、统一销售,联结贫困户1500多户,户年均增收6000元。公司培育的“天柱山孙水河黑鸡”赢得了“土鸡之王”的称谓。2015年联结贫困户2000余户,带动中小养殖户4000余户。农户的散养鸡都是订单市放养,供不应求,远销四川、山东等地。

  不少贫困户也因此改变了生活,改变了人生。茅塘镇的周红梅早年丧夫,生活困苦,三个孩子的上学成了最大问题。成为天柱山禽业有限公司的联结帮扶户后,周红梅不但生活得到了根本改善,而且把孩子都送进了大学校门,如今自己也成了养鸡大户

  2012年,国家农业部授予公司蛋鸡标准化示范场,养殖模式曾在央视《科技苑》栏目进行推广,2016年11月,公司被确定为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。如今,占地160多亩的二期工程规划总投资1.1亿元。公司将与涟源市扶贫办加强合作力度,利用好扶贫政策,整合好扶贫资源,继续对联结贫困户和农户实行保底收购,让贫困户有稳定“鸡财”收入,稳定脱贫致富奔小康。

  “选择留在农村,我不后悔当初的决定;当上‘鸡司令’,我一样活出了人生的精彩。”面对记者提到他的一些同学发展情况时,龚光辉微微一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

  

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
  

  

我要分享: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